千亿国际 > 海外媒体看中国 > 正文

澳媒 澳大利亚高校对中美搞“双重标准”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3月13日文章,原题:美国对我们大学的影响,令中国的介入更有可能,全文如下:

根据联邦政府新的“外国影响力透明计划”要求注册的期限已到。有人曾猜测,注册可能使中国在澳的“影响力”行动被曝光,但迄今这方面并未出现什么新东西。倒是美国对澳大学施加的影响力引人注目。

今年悉尼大学的美国研究中心将与美国国务院合作,就“印太战略未来”话题举行一系列研讨会,目标包括“承诺抗衡恶意的影响力”(言外之意就是中国影响力)、影响澳政策制定等。奇怪的是,有评估认为,这种机构承诺在澳外交政策辩论中持倾向性立场的做法不会损害学术自由。

悉尼大学的定位反映出澳大利亚的总体倾向——经济上依赖中国,政治上却与美国关系密切得多。比如,同是影响学生观点的途径,悉尼大学的孔子学院位于一个不好找到的办公室,且与本科生教学无任何关联;而美国研究中心占据该大学的最佳地段,提供各种课程。该中心与华盛顿的外交部门公开合作,在澳所面临的最关键政策问题上传播扩大美国观点。设想一下,若澳大学的中国研究中心与北京的外交部合作,宣传中国领导人的构想并影响澳政策制定,将引起怎样的不满。

当然,有人会觉得这种双重标准完全适当。他们会说,澳美有共同价值观,美国又是澳盟友,而中国不是。然而,独立学者可以持这种观点,但高校应三思而行。悉尼大学校长迈克尔·斯彭思上周表示,大学必须是“进行独立思考的场所”,对当前政治问题不应持实质立场。在奉行这种原则的同时却又与美国国务院合作,这令澳大学处于困境。

如果与一个外国政府的协作不会阻碍“独立思想”,那为何与另一个外国政府的此类合作就不行呢?若中国外交官说,他们也应有权进行此类合作,我们有何理由反驳?我们拿什么借口拒绝,才不会被视为抱有制度性偏见?

因此,那些警惕中国对澳大学的影响力,却赞同与美国进行范围广得多的协作的人,都是短视。长远而言,放任美国影响澳大学,会让中国(施展)影响力更有可能。我们要么两者都接受,要么都拒绝。

相关阅读
博评网